黄少天式话唠

来不及写贺文,就用一盘秋葵祝少天生日快乐吧!

桥18

考完了考完了,我回来填坑了!
最后一章!
OOC我的

由于妈妈在这边工作的关系,夏安洁和夏安乔对苏黎世都可以说是相当熟悉,便在叶修提议休息的时候带着人生地不熟语言还不通的国家队员们好好的逛了逛苏黎世。
由于世邀赛的缘故,全世界的荣耀迷都涌进了苏黎世,国家队一行人不得不乔装打扮,人数众多怕太显眼,又只能分头行动,所有人自觉分成两队,一队跟着夏安洁,一队跟着翻译姐姐,只留黄少天一个人跟着夏安乔。黄少天对这个安排表示很满意。
夏安乔七岁到十岁在苏黎世生活过三年,便拉着黄少天去以前常去玩耍的公园。秋千,沙子,孩童,似乎与十多年前并无分别。
夏安乔坐在长椅上,靠着黄少天,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嘴角上扬,只觉得岁月静好,“我小时候喜欢坐秋千,姐姐就在后面推我,有一次,姐姐去给我买冰淇淋,有个男孩子恶作剧,推秋千推得狠了,我从秋千上摔了下来,姐姐回来就把那个男孩子骂哭了”小时候姐姐总是护着她的,她总觉得姐姐的毒舌就是那是练出来的。黄少天失笑,“姐姐这么彪悍的吗!不过那男孩子该骂,竟然让你摔跤了,活该!”听着他护短的话,夏安乔心里甜甜的。
一下午,夏安乔带着黄少天逛了许多以前常去的地方,说着自己小时候的趣事,黄少天也很给面子的吐槽了一下午。
夏安乔和夏安洁本打算呆两天就回去,夏梓枫却打电话过来说,老头子没什么事了,让她俩安心在国外看完比赛再回来,加上国家队众人的挽留,两人就决定留下了。
中国队从开始的强势,到后来被针对的艰难,再到后来国家队越来越默契,打法越来越多样,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释放,甚至因为孙翔贪嘴吃坏了肚子,叶修也上场让国外选手见识了一把什么叫散人。国家队一路有惊无险的打到了总决赛,对上了美国队。
总决赛前,众人都有些紧张,尤其是张佳乐,作为一个幸运儿,他可不想在这样的国际赛事中还要幸运一把。四大心脏组针对美国队研究了不下20种打法,张新杰还要抽空和王杰希练配合,习惯他的魔术师打法是在不容易……众人都在忙碌,夏安乔和夏安洁也不在这时候去打扰他们。
总决赛的前一晚,夏安洁意外的接到了黄少天的来电。
“怎么了,少天?”
“乔乔,我……我紧张”黄少天的声音也带着一丝丝颤抖,听起来是真的很紧张。
夏安乔皱了皱眉,安慰道,“紧张什么呀,你就当平常的比赛打啊,你可是剑圣,你怕什么?”
“那哪儿能一样啊,这可是世邀赛啊!!总决赛啊总决赛,我们好不容易才打到总决赛,万一拿了个亚军岂不是要气死了?你说张佳乐拿了那么多亚军他心里怎么想的?我现在才是真佩服他啊!……”紧张的黄少天比以前话更多了,夏安乔隐约听到对面张佳乐骂了黄少天一句什么,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这些人,好像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紧张嘛。
夏安乔耐着性子听黄少天讲了一个小时的话,知道张新杰来提醒众人该休息了,黄少天才恋恋不舍的把电话挂了,挂之前还嘱咐夏安乔,明天一定要去现场,而且要坐在一个能让他看见的位置,夏安乔笑着应是。
第二天的总决赛,中国队不负众望,以惊险的一个人头分只差,赢得了胜利,成为了首届世邀赛的冠军!
张佳乐坐在比赛席久久没有动,这是他的第一个冠军!还是世界冠军!到现在他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门外黄少天敲着门,说着什么他听不见,他才终于站起身,打开门,然后就被黄少天来了个熊抱。
门外众人无一不喜形于色,相互拥抱和鼓励,一同相拥着走向了领奖台。
国际荣耀联盟主席为他们颁发了奖牌奖杯和冠军戒指,叶修和喻文州作为代表,举起了奖杯,“中国队,冠军!”
现场掌声雷动,众人不住的重复“中国队,冠军!”
在一片喧哗声中,黄少天开口,“啊,怎么办?我现在比刚刚还紧张!”
“哈哈,黄少,我们的比赛打完了,可就剩你了!你可不能输啊!”李轩笑着调侃。
“去吧,少天”对长喻文州笑着拍了下黄少天的肩膀。
黄少天环顾众人,大家都为他加油打气之后,他才长出一口气,走向了观众席。
观众一片哗然,都不知他要做什么。
夏安乔看着向观众席走来,准确的说是向她走来的黄少天,心跳不知怎么加快了速度。
黄少天在夏安乔面前站定,夏安乔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乔乔”黄少天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
“嗯”夏安乔颤着声回道。
“我们认识了十年多了,恋爱也有七年了,都说七年之痒,我也感觉到了,我不想再和你做恋人了,”黄少天说着,单膝跪地,摘下了手上刚戴上的冠军戒指,“我曾经跟你说过,我会用冠军戒指跟你求婚,这是世界冠军的戒指,我觉得这才配得上你,所以,乔乔,嫁给我,好吗?”
夏安乔抬手挡住脸,因为她早已落泪,她没想到黄少天竟然会在这样的比赛,这样的场合跟她求婚,他们这些年磕磕绊绊,分分合合,竟也走过了十年了。
国家队其他人不知什么时候也走到了边上,带头起哄,“乔乔,答应他吧,他都要紧张炸了!”“答应他吧,为了这个我们都快被他烦死了!”……于是观众也都开始起哄“答应他!”
黄少天第一次没有理众人的起哄,而是紧张的盯着夏安乔,夏安乔也看向黄少天,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黄少天欣喜若狂,把戒指戴到夏安乔手指上,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紧紧抱住夏安乔“谢谢你,乔乔”夏安乔回抱住他。
现场一片掌声与尖叫声,可想而知明天的头条必将是这场求婚。谁在乎呢,反正他们都拥抱住了自己的幸福。





这是第一篇在lofter更的文,感谢所有看文的小可爱,我会继续努力的!

虽然考试,还是挣扎着上来祝我大眼爸爸生日快乐!

桥17

来填坑辣
下一章应该就结局了(并不一定)
依然OOC

黄少天这几天一直陪着夏安乔,去医院也好,在家发呆也好,寸步不离,直到接到喻文州的电话。
“队长,什么事啊?”夏安乔在睡午觉,黄少天压低了声音。
“少天,联盟发过来两封邀请函”
“邀请函?干什么的?不会又是什么奇怪的采访吧?”前两年做的一个犀利的采访黄少天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是邀请我们加入国家队,参加荣耀世界邀请赛”
黄少天的脑子当机了几秒,“世界邀请赛?”
“嗯,我也是才知道,第一届世界邀请赛今年夏天在苏黎世举办”
黄少天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走的远一些,这才敢恢复正常的音量,“队长你刚说两封邀请函?就是我们两个?”
“嗯”
“那国家队一共多少个人啊,都有谁啊?”
“我也不知道,等集训就知道了吧”
“集训?还有集训?什么时候啊,到哪儿集训啊?”
“后天,北京”
……
黄少天挂了电话回房间的时候,夏安乔刚刚睁眼。“你去哪儿了?”夏安乔撑着身子坐起来,黄少天走过去抱着她,“刚接了一个队长的电话”
“文州?怎么了?是蓝雨有什么事吗?”
“不是,”黄少天简单跟她讲了一遍国家队的事情
“那太好了啊!”夏安乔很是高兴,“你们可以跟别的国家比赛了!”
黄少天看她高兴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可是我去集训就不能陪你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干嘛要你天天陪啊”夏安乔娇嗔。
黄少天被她这样子勾的难受,扣住她的后脑,吻上她的唇,夏安乔配合的双手勾出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第二天喻文州就到了,黄少天去机场接他。由于喻文州是队长,便提前去了训练基地。
当天晚上,黄少天依依不舍的和夏安乔告别之后,就去基地找队长了。
黄少天知道叶修是领队的时候,不出所料的又去找夏安乔吐槽了。
“你说他说退役就不能好好退?!没事总是出来瞎晃悠,还能不能有点准了!”
夏安乔好笑的听着他的抱怨,“这次是竞技总局的局长给姨父打电话让他去的”
“让他去就去!他离家出走的时候没见他这么听话啊!说退役又出来,这不是欺骗我们感情吗!”
夏安乔噗嗤笑出来,“欺骗你什么感情了?我看你还挺开心的”
“开心是开心啊,是他总比是个不懂得外行强的多吧,而且老叶确实是有实力啊,可是这不能抵消他总用退役来欺骗我们!”
夏安乔乐不可支,这个“总用”好像还真是很过分。
国家队集训的这半个多月,众国家队员见到了传说中的黄少的女朋友,并表示单身狗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不过夏安乔每次去训练基地时,总会带上许多自己做的甜点,让各个国家队员痛并快乐着。夏安洁由于曾经在国外打过比赛,叶修就把她拉过来帮忙,带着那几个战术大师讨论战术,讨论对手,改进银武,忙的不亦乐乎。
夏安洁自从双眼盲了后,就开始研究起银武,尤其是以前苏沐秋研究过的那些,夏安洁对银武的了解让几人赞叹不已。
在苏沐橙的介绍下,夏安乔成功加入了联盟女王楚云秀的电视剧安利群。
这半个月夏安乔为了陪夏安洁,天天都去训练基地,对国家队员们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那些生活在角色背后的人物终于还原了他们本来的样子。
国家队前往苏黎世的那天,夏安乔和夏安洁在手术室外等着那个男人的手术结果。
夏梓枫站在手术室外看起来很疲惫,夏梓峻不知怎的挂了彩,站在一个角落,眼神却不住的瞥向夏梓枫,而那女人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假寐,听到声响才抬头看来,见到姐妹俩,眉头皱起,毫不掩饰对她们的厌恶。
夏梓枫走过来,微笑着说:“阿洁和乔乔来了”
夏安乔回以微笑,“嗯,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这次手术把握还是挺大的,就是手术之后的效果还不知道”
夏安乔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夏安洁始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站在一旁,神情淡漠。
手术没有什么问题,效果也还算不错。夏安乔就和夏安洁商量着想去苏黎世看他们比赛。
两人去苏黎世的事情没告诉国家队那边,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下了飞机,两人直接打车去了国家队入住的宾馆,夏安乔才给黄少天打电话。众人知道姐妹俩过来了都很是惊喜,尤其是黄少天,搂着夏安乔不撒手,又给国家队秀了一把好恩爱。

桥16

来填坑
这两天卡文卡的不行
依然OOC

第十赛季,兴欣作为最大的一匹黑马一举赢下了冠军奖杯,叶修也真的退役了。
夏休期,黄少天如往年一样带着夏安乔出去旅游,两人这次的目的地是西藏。夏安乔高原反应有些严重,黄少天十分心疼,一直劝夏安乔换个地方玩,夏安乔不应,只说休息两天就好了,黄少天无奈,只能寸步不离的跟在她左右。
躺了两天,第三天的时候,夏安乔才渐渐适应了些,黄少天也不敢让她再往高处走,只在附近找了地方玩。
夏安乔接到电话的时候,两人正在当地一家热情的藏民家里吃饭。高原信号不好,夏安乔只依稀听到夏安洁说“肺癌”、“活不久”什么的。
黄少天见夏安乔脸色不对,忙问道:“怎么了乔乔?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夏安乔摇了摇头,忍住眼泪,“少天,我想回北京”
黄少天愣了愣,猜到是她家里出了事,心疼的将她搂进自己怀中,“好,我陪你回北京,我们明天就走”
夏安乔一夜心神不宁。第二天两人告别了藏民,就返回了北京。
夏安乔问了医院的地址,两人直接打车到医院。
病房门口围着许多人,夏梓枫正微笑着与他们周旋,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眉眼却透着些疲惫。夏安乔不明所以,黄少天更无从得知了。夏梓枫远远看到他们,抬手示意,两人走过去。
“乔乔,你来了,爸爸在里面,你进去看看他吧”夏梓枫温和地像个真正的哥哥。夏安乔点了点头,这个人永远这样,温和,谦逊,这些年,连那个男人都不曾联系过他们姐妹,他却在每年生日与过年,都会给她们送礼物——珠宝,衣服,化妆品,或是电脑,各种女孩子用的到的东西。他不曾说过什么道歉的话,却一直以这样一种道歉的姿态,关心着她们姐妹俩。
夏安乔拉着黄少天走进病房,又忍不住担心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围着的人可不是什么善意的探病者。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只有一张床,故周围的空间尚算宽裕。那男人身着病号服躺在床上,旁边那女人半真半假的抹着眼泪,床边站着打扮花哨的夏梓峻,神情不耐。窗开了小半扇,夏安洁在窗边吹着风。听到开门声,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夏安乔和黄少天。
看到夏安乔的时候,那男人面露喜色,支撑着自己从床上坐起来,脸上努力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乔乔,你来了”声音带着些许沙哑。
夏安乔点点头,不知怎么回应。
夏安洁闻声走过来,夏安乔忙去扶她。
“乔乔,这是?”那男人看向黄少天,打量着这个年轻人。
“我男朋友,黄少天”
“叔叔好,我是乔乔的男朋友,听乔乔说您病了,来看看您”黄少天说着,把楼下刚买的水果放到床边的地上,“给您带了些水果”
那男人似乎很高兴,似也知道夏安乔不想同他多说,只拉着黄少天聊天,问及他的职业时也不曾有什么不满,毕竟大女儿曾经的职业他也特意去了解过。
夏安乔看着他们聊天,心里不太好受。那男人这温和的样子,仿佛他们一家还不曾分开的时候,温馨而美好,总勾起她对父亲许久不曾有过的眷恋与依赖。可他现在这样的状态躺在病床上,让她心里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害怕,害怕失去这个伤害过她却也是真的爱她的人。
夏梓枫走进来时,夏安洁正在跟夏安乔交代那男人的病情。看到夏梓枫,那男人才停下与黄少天的对话,表情严肃的看向夏梓枫,“那些老家伙都回去了?”
“嗯”
“你怎么说的?”
“说你还死不了,别心急”
那男人面色不太好,隐忍着怒火,不想当着女儿的面发泄出来。
夏梓枫却没理他,转头看向夏安乔和夏安洁,“安洁,你也呆了一天了,这儿也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乔乔也回去休息吧,不是刚从西藏回来嘛”
夏安洁点了点头,夏安乔叫上黄少天,离开了这压抑的病房。
三人打车到大姨家里,黄少天说去住宾馆,夏安乔没让,想着也是时候让大姨见见她男朋友了,黄少天便随着姐妹俩一起进去。
叶家夫妻俩都在家里,夏安乔将黄少天介绍给大姨和姨父,两人听到黄少天的职业时惊讶了一下,不过也没多问。夏安乔送夏安洁回了她的房间后,就带着黄少天回了自己房间。
黄少天好奇的打量着夏安乔这个房间,看到床头的一张他俩高中的合影,拿起来细看。夏安乔坐到床边,看着黄少天四处转,不由的好笑,“我房间有什么好看的啊?”
黄少天放下手中的相框,坐到夏安乔身边,将她揽进怀中,“你的生活我都很好奇啊,而且第一次来你房间嘛,总要好好看看”
夏安乔舒服的靠着他,蓦地又想起那个男人的病,心情不由有些沉重。
黄少天敏感的察觉到她的心情的改变,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没事的,医生不是说还可以化疗嘛”
“化疗也不过是拖时间罢了,徒增痛苦”
“乔乔,”黄少天轻抚着她的头发,声音透着无尽的温柔,“别害怕,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的,好吗”
一滴泪顺着脸庞滴下,夏安乔在黄少天怀中点了点头,“好”

桥15

依然OOC

夏安乔知道叶修退役的时候在长沙出差,是苏音打电话来问她为什么叶神退役她才知道。嘉世的微博下铺天盖地的都是挽留的话,夏安乔无心去看,打电话给苏沐橙。
“乔乔?”
“沐橙,修哥他……”
“他还会回来的。”
“啊?”
苏沐橙将前因后果跟夏安乔说了一遍,夏安乔沉默了。以前去杭州的时候她是见过陶轩的,那时候建立嘉世他也是怀抱理想的,只是人总是不满足的,对金钱的欲望改变了他。夏安乔说不上他对或不对,只能说他是个商人。至于叶修,夏安乔相信,只要是他想做的,一定可以。他既然跟沐橙承诺会回来,那就一定会回来。
黄少天帮叶修打完副本,就来找了夏安乔吐槽。
“你说我堂堂一个剑圣,去给他打这么一个小副本!他还不给夜宵!”
夏安乔笑着喂了他一口蛋糕,“不是给你一包榨菜了?”
“乔乔,”黄少天幽怨的看着她。
“好了好了,你现在多吃点呗”说着又给他喂了一口蛋糕。
黄少天心满意足的搂着夏安乔,“不过,他那个武器很奇怪”
“奇怪?什么奇怪?”
“他那武器像是专门为散人做的,包括了各种职业,切换很快。”
“是千机伞吧,我听姐姐说过”
“咦,你知道?”
“听过,我跟你说过沐橙的哥哥吧,沐秋哥,那就是他做的”
“好厉害”黄少天由衷的感叹,“能做出这么一把武器的人一定是天才”
“沐秋哥本来就是天才”
夏安乔再见到叶修,是过了年之后。
夏安乔到兴欣网吧的时候,果然看到叶修正在打荣耀。陈果第一个看到夏安乔:“你好,上网吗?”
“我找他”夏安乔指了指那边专注的叶修
“额,你认识他?”
“他是我哥”
陈果一愣,这叶修,哪儿又冒出一个妹妹?不过她还是走过去摘了叶修的耳机,“有人找你”
叶修往门口瞥了一眼,看到夏安乔的时候挑了挑眉,对游戏里招呼了一声,掐了烟,就退出了游戏。
“一个人来的?”
“不然呢?”
“少天没跟你来?”
“今天蓝雨打皇风,在北京呢”
“哦,所以你是专门来看我的?”
“是顺便”
“好吧,顺便”
陈果忍不住问道:“真是你妹?”
叶修似乎才想起来陈果在场,给夏安乔介绍道:“忘了介绍了,我们老板,陈果”而后又回头跟陈果介绍“我表妹,夏安乔”
“你好”夏安乔伸出手跟陈果握了握。
“那,你们聊,我不打扰你们了”陈果说完就离开了。
“吃饭了吗?”
“没”
“走吧,请你吃饭”
两人找了一家小餐馆,边吃边聊。
“你现在就在网吧?”
“网吧不好吗,多适合我”
“那倒是”夏安乔轻笑,“我听沐橙说,你是打算自己重组一个战队?”
“有这想法”
“你也真敢啊,退役一年,你就不怕状态下滑?”
“呵,哥是谁,怎么可能!”叶修随手夹起一块肉往自己嘴里送,“你呢?打算留在广州了?”
“嗯,暂时是这么打算的”夏安乔制止了他拿烟的动作,“别在我面前抽烟”
“行行行,不抽”叶修没了烟,只能吃菜
“重组战队的话,你是打算打挑战赛?”
“是啊,没钱嘛”
“那等你回联盟都27了吧”
“哟,对哥这么有信心啊,就知道我能回联盟了?”
“谦虚什么呀,挑战赛都打不赢,你也别混了”
叶修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饮料,“行了,我有分寸,你不用担心我”
“我担心你干嘛,嫌自己头疼的事情不够多吗”
叶修笑了笑,也没拆穿她的口是心非
“对了,”夏安乔想起自己来的本意,从包里拿出一本笔记本,“姐姐给你的,是她研究千机伞的资料,她说你可能用得着”
叶修接过,随手翻了两页,面露惊喜之色,“帮了大忙了,替我谢谢安洁”
第八赛季夏休期真是个热闹的假期,许多意料之内或意料之外的的转会层出不穷,而嘉世出局,肖时钦却转会嘉世的消息着实让夏安乔为叶修捏了把汗,他怕是也很头疼吧。
黄少天倒是很幸灾乐祸“让老叶头疼去吧,哈哈哈,叶秋对战嘉世,肯定很精彩啊!”
挑战赛的决赛夏安乔也去到了现场,孙翔退出游戏的那一刻,夏安乔长舒了一口气,“赢了”夏安乔给黄少天只发了两个字。
“看吧,我就说老叶可以的吧,何况还有魏老大,现在你放心了吧”
夏安乔笑了笑,“嗯,放心了”
黄少天的消息没再回过来,不知是不是在训练。

桥14

依然OOC

夏安乔毕业以后在广州找了份工作,依然住在外婆留下的老房子里。本来大姨是想让她回北京的,她说留下来陪男朋友,大姨也就没说什么了,只说让她改天带男朋友回去看看,夏安乔笑着应是。夏安洁自然是知道她男朋友是谁的,也说要“见”他一面。
夏安乔在接到夏安洁的电话之前一直以为她说要见面是指她带黄少天去北京,没想到夏安洁竟然自己跑到了广州,还已经在机场了。
接到电话的时候,夏安乔正和黄少天在吃饭,接完电话自是顾不得吃饭,赶紧拉着黄少天去了机场。
去的路上黄少天有点紧张,她这个姐姐他是知道的,强势,独立,毒舌,十分的不好惹,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满意自己。但当黄少天见到夏安洁的时候,内心却充满了惊讶,她的眼睛……
夏安乔一心只想着夏安洁,看到黄少天错愕的表情才想起来自己忘记告诉黄少天姐姐的事情了,只好拽了拽他的衣袖,轻声道:“我回去跟你解释。”黄少天点点头,也没多问。
“姐!”夏安洁听到夏安乔的声音,转过身来。夏安乔忙上前扶住她,“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
“我是瞎了,又不是傻了,自己一个人出门丢不了”
夏安乔皱了皱眉,没跟她争辩,“大姨知道你来广州了吗?”
“知道啊,秋哥送我去的机场”
“那就好,走吧,先回去,哦,对了,这是少天,我男朋友”
“姐姐好,我是黄少天,乔乔的男朋友”被忽略的黄少天总算找到机会说话了
“恩,我知道你,那个很吵的剑客”
“……”黄少天亲身体会了一把夏安洁的毒舌,“姐姐也关注荣耀?”
“我姐以前也是职业选手。”夏安乔一边扶着夏安洁往外走,一边跟黄少天解释。
“诶?我怎么不知道,哪个战队啊?”
“国外的战队”
“……”
黄少天将姐妹俩送回了家,就回了蓝雨。
夏安乔给夏安洁拿了一床新的被子床单,给她铺好了床,又拿出新的洗漱用具,整齐的摆好。
“姐,东西我都放好了,你今天挺累的吧,洗漱睡觉吧。”
“不急,乔乔,你坐过来。”夏安洁拍了拍自己身材的位置。
夏安乔坐了过去,“怎么了?”
“乔乔,夏梓枫前两天来找我了”
夏安乔一愣,差点没反应过来夏梓枫是谁,随即皱了皱眉,“他找你做什么?”
“他说,老头子身体不行了,让我们回去看看他,你的意思呢?”夏安洁说的漫不经心
“身体不行?什么问题?”
“我没问,”夏安洁摆弄着手机随口说道,“你要是想去看他,就去看吧,万一是什么绝症呢”
“你不打算去?”
“不去,他自己选的路他自己负责,我早说了,老死不相往来,他爱怎么样怎么样,都跟我无关”
夏安乔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她不相信夏安洁一点都不担心,不过是嘴硬罢了。
“这些事以后再说吧,你先去洗漱吧”说罢,夏安乔扶着夏安洁去卫生间洗漱。
夏安洁在广州住了一周,夏安乔除了上班都陪在她身边,黄少天有空也会来给她们姐妹当司机,陪她们出去玩,顺便在姐姐那里刷刷好感度。
送完夏安洁回去后,黄少天总算有机会问出好奇了几天的问题“乔乔,姐姐的眼睛是……”
夏安乔愣了愣,斟酌了一下才开口:“你记得……我们分手之前,吵了一架?”黄少天点了点头,不知夏安乔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就是那天,外婆去世了,心梗”
黄少天微愣,他不知道还有这一出。
“姐姐为了回来外婆的葬礼,出了车祸,伤了眼睛”
黄少天心疼的抱住夏安乔,轻抚她的背,轻声安慰着“没事了,乖,乔乔,都过去了”
“我那时候真的很累,我特别希望你陪着我”
“都是我不好,对不起乔乔,对不起”黄少天轻吻着夏安乔的发丝,无比后悔没有在她最难过的时候陪在她身边。
“没有,你没有错,你什么都不知道,是我太任性了”眼泪打湿了黄少天的衣服,微热的温度却灼的黄少天的心生疼,伸手将她抱得更紧一些,“不管是谁的错,现在都过去了,没事了,以后我都会陪着你的,好不好?乖,别哭了啊宝贝。”
夏安乔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决了堤般往外涌,仿佛要讲这些年的委屈和后悔一起发泄出来。

桥13

职业选手们来打个酱油
秀个恩爱
依然OOC

自从夏安乔重新和黄少天在一起以后,宿舍的三只单身狗每天都能闻到夏安乔浑身散发的恋爱的酸臭味,期末都能天天煲两个小时的电话粥。期间,黄少天请夏安乔的室友们吃了一顿饭,差点没把许悦激动到哭。应陈米尔的请求,黄少天把喻文州也一起叫来了,于是一顿饭就听到黄少天的声音了,那三只都在偶像面前装淑女,夏安乔哭笑不得。
暑假的时候,黄少天依约带着夏安乔去巴厘岛玩了,黄少天忍不住在空间和朋友圈发了照片秀恩爱,闪瞎了联盟一堆单身狗。于是职业选手群里炸了
百花缭乱:[照片]@夜雨声烦 你女朋友?!
枪林弹雨:压力山大啊!
涛落沙明:前辈别问了
百花缭乱:所以是真的?!黄少天脱单了?!
沐雨橙风:此处应该@一叶之秋
百花缭乱:???
涛落沙明:???
风城烟雨:???
生灵灭:???
鬼迷神疑:???
唐三打:???
……
索克萨尔:???
枪林弹雨:咦,连队长也不知道为什么女神@了叶神吗?
一叶之秋:怎么了?沐橙@我干嘛?
沐雨橙风:[照片][照片][照片]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夜雨声烦 出来!哥要跟你好好聊聊!
鬼迷神疑:什么发展?
涛落沙明:像是见家长?
百花缭乱:认识的?
风城烟雨:叶秋你认识这女生?沐橙你也认识?
一叶之秋:@夜雨声烦@夜雨声烦@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他不在,别@了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乔乔?
夜雨声烦:嗯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他人呢?
夜雨声烦:我饿了,他去买宵夜了,没带手机
沐雨橙风:你们不是在巴厘岛?
夜雨声烦:是啊
沐雨橙风:他一个人?黄少的英语……
夜雨声烦:哦,对,我忘了,行了,我去找他,闪了,别@了,烦
一叶之秋:……
沐雨橙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枪林弹雨:完全看不懂的我压力山大
涛落沙明:我也……
无浪:前辈和黄少女朋友是什么关系啊?
逢山鬼泣:我错过了什么?
沐雨橙风:全世界
逢山鬼泣:[惊恐]
风城烟雨:@沐雨橙风 快来解释
沐雨橙风:啊,乔乔是叶秋的表妹啊
风城烟雨:!!!
百花缭乱:!!!
枪林弹雨:!!!
锋芒慧剑:!!!
……
鬼迷神疑:!!!
逢山鬼泣:乔乔是谁?
沐雨橙风:黄少天女朋友
逢山鬼泣:!!!
一叶之秋:刷什么感叹号,都不用训练啊!
无浪:前辈,现在是夏休期
一叶之秋:小江啊,夏休期也不能放松啊
枪林弹雨:队长,你也不知道啊@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_^*
夜雨声烦:队长!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百花缭乱:哟,买夜宵回来了啊
索克萨尔:少天*^_^*
夜雨声烦:队长!
沐雨橙风:我来搞事@一叶之秋
夜雨声烦:苏妹子,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有必要这么对我吗!
一叶之秋:来,我们聊聊!
夜雨声烦:聊就聊!本剑圣会怕你!来pkpkpk!
一叶之秋:呵
一叶之秋:没人教你要讨好大舅子吗
夜雨声烦:……
鬼迷神疑:神奇的亲戚关系
……
当然,职业群里的这些闹腾完全没有影响黄少天和夏安乔的假期,两人在巴厘岛玩了半个月。回国的时候,夏安乔感觉自己整个黑了一个度。
第七赛季很快开始,夏安乔也升入大四,开始了实习。日子与之前也没什么不一样,打打电话,有空约会。

桥12

依然OOC

“然后呢,你们后来又是为什么分手了?”八卦达人陈米尔锲而不舍地追问。
夏安乔看了眼手表,又拿过水杯喝了口水。为什么分手,夏安乔知道绕不过这个问题,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第三赛季夏休期的时候,我们因为……因为什么我也不记得,反正吵了一架。我心情不好,出去散步,回来的时候,邻居告诉我,外婆突然晕倒,送医院了。”夏安乔停住话音,面色苍白,三人面面相觑,“乔乔,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我没事”夏安乔摆了摆手,“这些事我没对别人提起过,压着压着都不太敢碰了”夏安乔苦笑,缓了缓,才接着开口,“外婆是心梗,没救过来,”声音似有哽咽,“医生说是发现的晚了,错过了最好的抢救时间。我……我挺自责的,要是我陪着外婆,或许就没有这样的事了。”许悦拍了拍她的肩,夏安乔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说,“后来,姐姐为了……为了回来看外婆,开车的时候出了车祸,伤了眼睛,看不见了”夏安乔终于忍不住落下泪,将脸埋入双手间。三人轮流安慰着她,都有些后悔,不该提起这些事。
那些事情,现在想来都觉得难受,何况是那时刚高三毕业的夏安乔。亲人接连的出事让夏安乔几近崩溃,可偏偏黄少天什么都不知道,夏安乔周旋两边,一边不想让黄少天为她担心,一边又怨黄少天不能陪在自己身边,是真的很累。这些积累的负面情绪,终于在有一天爆发出来,她跟黄少天提了分手,黄少天当然不同意,她决绝的挂了电话,没再理他。黄少天打了很多通电话,发了短信,发了QQ,找了同学,能用的方法他都试过了,夏安乔都没有半点回应。
冷静下来之后,夏安乔就后悔了,其实黄少天有什么错呢,是她自己什么都没跟他说,可是是她提的分手,她又拉不下脸复合,才一拖三年。
讲完这故事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多了,夏安乔的眼睛因为哭过有些肿,陈米尔贴心的去医务室帮她要了两个冰袋。
五点的时候,夏安乔准时到了学校东门,果然看到戴着墨镜倚在车边的黄少天。黄少天看到她,跟她挥了挥手。夏安乔快步走过去,坐进车里,黄少天也上了车。
“等很久了吗”
“没有啊,等你嘛,等多久都可以的,而且你从来不迟到的啊!”
夏安乔笑了笑,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真会说话,奖励你的”
黄少天摸了摸被亲的地方,嘴角愉悦的上扬,“宝贝,虽然我很喜欢你亲我,不过最好不要是在马路上,尤其是我在开车的时候,万一出车祸就不好了”
夏安乔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囔“假正经”,黄少天脸上的笑容更加放肆,趁着等红灯的时候,凑过去亲了一下夏安乔的双唇,一触即分,却又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巧克力味的口红,你不会忍不住吃掉吗?”
夏安乔抬手打他,这人,真是越发的不正经了。
“到了,下车吧,你先进去,我去停车。”
夏安乔没想到黄少天竟然带她来了他第一次请她吃饭的地方,心里暗骂了一句“心机boy”。夏安乔要了一个包间,没一会儿,黄少天就进来了,在夏安乔身边坐下,夏安乔顺手把菜单递给他,“怎么想到来这里?”
黄少天接过菜单,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怎么了,不喜欢这家啊?”
“没有”
黄少天点了几个夏安乔爱吃的菜,回头看她“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夏安乔诡异一笑,黄少天突然觉得背后一凉,“再要一个白灼秋葵”
“乔乔……”黄少天一脸无奈
夏安乔示意服务员可以了,然后回头看黄少天“不是念旧嘛,不如还原一下当时点的菜啊”
黄少天总算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唉,算了,毕竟是自己选的女朋友。
“你们下赛季什么时候开始训练?”
“还早呢,怎么了?”
“我们出去玩好不好?”夏安乔早就想和黄少天出去旅游了,可惜那时高中,黄少天也没有正式出道,两人都没什么时间,现在就不一样了。
“好啊”黄少天自然表示十二万分的支持,“你想去哪儿,国内?国外?”
“去巴厘岛怎么样?”
“乔乔,你这是要跟我去度蜜月吗?”黄少天笑着调侃,夏安乔瞪他一眼,“你不去我找室友了!”
“去去去,谁说不去的,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黄少天忙表真心
“真的?”
“真的”夏安乔嘴角的笑容让黄少天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过这种送命题还是得毫不犹豫的应下。
夏安乔夹起一块刚送上来的秋葵,递到黄少天嘴边,“少天,啊”
黄少天僵在原地,苦笑道“乔乔,宝贝,祖宗,小公举,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小人吧!”
“不行哦少天,你不是说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吗,不是骗我的吧!”
黄少天苦笑更甚,“乔乔,真的要吃啊?”
夏安乔点了点头,黄少天认命般的闭上眼睛,张开了嘴。夏安乔看着他这副仿佛要上刑场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收回筷子,把秋葵扔进自己嘴里。黄少天听到笑声才缓缓睁开眼睛,一把把夏安乔搂进怀里,“小坏蛋,皮这一下很开心吗?”
“开心啊!”
黄少天也忍不住笑起来,轻轻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你开心就好,本剑圣就为你牺牲牺牲吧!”
“还本剑圣,给你厉害坏了!”
“怎么!我还当不上一句剑圣了!”黄少天伸手挠她腰间的痒痒肉
“当得上当得上!我们少天可是最厉害的剑客”夏安乔一边笑着躲,一边夸他求饶

下章职业选手们出来打个酱油

桥11

依然OOC

新学期开始后,生活似乎也没什么改变,平静到无聊。
大约过了一个月,突然有一天,黄少天满脸兴奋的告诉夏安乔,蓝雨的队长让他去蓝雨试训。夏安乔很替他高兴,她知道黄少天有多爱荣耀,况且,以他的成绩,成为一名职业选手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出路。黄少天的父母很开明,对他的决定表示了支持。
于是,他们一群狐朋狗友约好了要给黄少天办一个送别宴会。
周六的晚上,夏安乔如约赴宴,主角黄少天姗姗来迟——今天是黄少天第一天去蓝雨。
一顿饭照常吃的热闹无比,黄少天充分发挥了他的特长,给大家从他是怎么抢蓝雨的boss,又是怎么被蓝雨的队长看上了讲到了今天刚认识的蓝雨的新人,蓝雨的食堂特别好吃……夏安乔对于黄少天口中的“那个老鬼”很是好奇,且不难听出黄少天对他其实很是尊敬,她暗暗想着,改天去问问表哥。
晚饭快结束的时候才像是进入了正题,露出些依依不舍的气氛,半醉的徐子越举起半杯酒冲着黄少天,“黄少,以后见面就少了,你以后成名了,可不能忘了兄弟们啊!”
“对对对!那话怎么说来着,你要是富贵了,别忘了我们!”
“去去去!有没有文化,那叫‘苟富贵,勿相忘’!”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表达了自己对黄少天的不舍,以及表示了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你决不能忘记我们!
黄少天一一应下,幸好职业选手不能喝酒,不然黄少天必然要被他们灌的烂醉。
散伙后,大家各自回家。夏安乔喝了不少酒,晚风一吹也清醒了不少,所幸这里离家不远,夏安乔打算走回去,也正好醒醒酒。黄少天却拉住了她,“你今天喝了不少,我送你吧。”夏安乔没有拒绝。
两人并肩走着,黄少天找着话题和夏安乔聊天,夏安乔却兴致缺缺,只简单的应和。路过一个广场时,黄少天停下了脚步,夏安乔疑惑的回头看他。
“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黄少天先开了口
夏安乔一愣,她差点忘了黄少天是多敏锐的人了,“也没有,就是想着以后没有人给我买早饭了。”
黄少天轻笑,“只是没有早饭吗?”
夏安乔抬头看他,黄少天似乎有些微的紧张,“乔乔,除了舍不得早饭,你就没什么其它的想对我说的吗?”
夏安乔低下头,有点不敢看他,他知道了吧,他会做什么反应呢……
“乔乔,你看着我,”黄少天温柔的声音让夏安乔心口一颤,不由抬头,对上一双明亮的眸子,瞬间心跳就失了控,“乔乔,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夏安乔愣在原地,黄少天表白的声音恍若隔世,“乔乔?”夏安乔回过神,颤着声问道,“你刚说什么?”
黄少天心底一片柔软,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头发,“我说,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夏安乔对上他的眼,那里倒映着她的样子,真好,他的眼睛里现在只有她,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好啊,黄少天,我也喜欢你”夏安乔主动靠到他的怀里,黄少天伸手环住她,嘴角洋溢的喜悦完全不加掩饰。
自从夏安乔和黄少天在一起之后,夏安乔每天就多了一项日常活动——跟黄少天煲电话粥,黄少天每天训练遇到的趣事都会跟她讲,班里有什么事她也会告诉黄少天。两人平时各忙各的,黄少天休息的时候会去学校看夏安乔,夏安乔休息的时候也会去蓝雨训练营看他,两人一起休息时也会出去约会。
他们俩在一起第一个知道的人是林诺——他俩从电影院出来时正好碰到了林诺和她闺蜜。林诺告诉了詹卿文,于是大家都知道了,都起哄让黄少天请客。
吃饭的时候,大家照常起哄,不过这次起哄的对象从詹卿文林诺变成了黄少天和夏安乔。
“黄少!没想到啊没想到!第二个背叛组织的竟然是你!”
“就是,竟然还搞定的是我们班长女神!”
“哈哈,那是我有魅力啊!对吧,乔乔!”黄少天一手揽过夏安乔,得意的笑。于是收获了一大堆白眼。

下章回忆结束